迷你倉周日現場:危險的是人 不是迷你倉

迷你倉周日現場:危險的是人 不是迷你倉

這幾天坐車通過東區走廊,隔著海,也看到對岸的九龍灣冒著黑煙。除非在工業區上班,不然咱們不會特意到這些沙塵滾滾的當地來,直到近年工廈有各式藝術集體、工作室、遊樂場所進駐,咱們才又重新留意工廠區。

就如放置舊物的荔枝角迷你倉,被忘記在城巿旮旯的一幢幢遭北移工業遺棄的工廈,超量承載著這城數百萬人的願望。

又一個土地問題。斷舍離不易,盒子家居又無當地,迷你倉滿足了你你我我的儲物欲。從此不必飛臺灣也能渡「文青」小時光。想與三五友人私密集會,工廈有各式主題party room。愛影響嘗鮮,由室內滑雪場到室內沙灘還有泡泡足球桌上桌球密室逃脫射箭場,任君選擇。

觀塘有兩幢相連的工廈,像是這種多用處空間的縮影。近四十年樓齡,十五層空間,建築老舊,近年卻進駐過各式新職業:特賣場、室內沙灘、密室逃脫遊戲室、平衡車場、泡泡足球場所、桌上桌球場所、模擬賽車場、立體照相館、舞蹈教室、布藝工作坊、乒乓球教室、花藝工作坊等。現時還有三個不同的迷你倉集團在不同樓層營運。

以顧客身分向A、B集團查詢,兩倉佈局迥然不同,縱橫交錯的走廊,數不清有多少道門,有如迷你住宅。每間「房間」與「街坊」嚴密相連,打開門,有「房間」「劏上劏」,分成上下格,像日本的膠囊旅店。「房間」高六尺,以鐵絲網封頂,透過鐵絲網,可看到天花上的消防花灑。

據法例,1973年後落成的新式工廈需裝置自動灑水系統,1973年或之前落成的舊式工廈則獲豁免。這幢工廈建於1978年,自身已有消防花灑、消防喉。走廊盡頭有救活筒,也有逃生出口指示圖。兩間倉都24小時開著冷氣,恒溫恒濕,不見陽光,其間一個更以鐵板封窗。兩邊的職工都說,租客憑電子卡24小時自出自入。數年前,有男子到迷你倉執拾物件,病發昏迷失救喪命,至來日才被其他租客發現,其實租客要放什麼進去,職工都管不著。

B集團貼出數張通告,提醒客人安全事宜,日期是大火產生來日。A集團的職工則說,公司會加配救活筒,但著重與大火無關。記住有近日參加救火的消防員說,火場的火五顏六色,即是倉內什麼物料都有。A、B倉的職工都提醒我,租用時要簽協議書,不能放天拿水、緊縮氣體等危險品。但細問下,租客其實毋須登記放置的物品。

前消防處長、工程師學會消防分部發言人林振敏著重,每個當地環境、用處不同,若非親自觀察,不能單個評論。不過,他根據某集團迷你倉網站的360度分店實境圖,指出迷你倉有幾個潛在危險。

「首先,若迷你倉坐落舊式(建於1978年前)工廈,危險性大增,由於沒有花灑,就像今次的四級火現場。就算有花灑,迷你倉是封閉式仍是開放式?若是封閉式(頂層密封),水就灑不進去。就算是開放式(頂層不密封),貨品若堆到天花,相同發揮不到效果。其次,迷你倉的空間用得太盡,佈局很差,沒有預留空間做其他逃生出口。若產生火警,消防員爆開其間一個倉救火,其他倉的貨品就會倒下,會阻塞曬通道。」

「貨櫃運貨都有清單,迷你倉有沒有?」

迷你倉大火引發工廈消防問題的討論,但林振敏說,不管工、商廈、住宅,每個單位的用處、環境、人流都不同,各有危險,不等於工廈就更危險。但無論什麼單位,都應由軟、硬體方面改進消防安全辦理。「咱們要做危險評價,再組織補救措施,硬體方面,大型迷你倉,可能要做兩層花灑,除了天花,倉庫內都要有花灑。」軟體,就是日常營運。「就算運貨的貨櫃,都有張清單,迷你倉有沒有?知不知道放了什麼?不知道。若有租客放天拿水、油漆、風煤樽,一個單位如此,兩個單位如此,你想想有多危險?倉裡有人吸煙怎麼辦?這就要煙霧探測器。就算有救活筒,不同品種的火,也要用對救活劑。」

長沙灣迷你倉不危險,是人的行為令它危險。營運者其實有權約束租客放什麼。營運者是否有收錢?所謂有權有責,有收錢,是否有責任做危險評價,將(火災)危險降低?」

林振敏說,現時消防處首要透過發牌準則,規管不同當地的消防規劃,像闖禍的迷你倉,不需領牌,便無從規管。「香港有許多像迷你倉般,未受發牌準則管制的職業。工廈現在盛行開迷你倉,早兩三年盛行war game場,現在有band房,有沒有領牌?本年可能興呢樣,出年又興第二樣,未必全都要領牌。」工廈是年青人和藝術集體運營志業的實驗空間,潮流來來去去,像觀塘這幢兩幢工廈,職業形形色色,種模擬大商場還多,但前兩天,我和林振敏想去看看特賣場或其他單位的消防狀況,卻發現不少已結業或搬遷。

「既然社會的變化這麼急速,咱們能不能有個regulatory reform(修例),要求所有營運者,不論什麼職業,都必須保證消防安全?」他說,這是參考英國於2005年的Regulatory Reform (Fire Safety) Order,營運者需聘請專業的消防工程師做危險評價,改進消防辦理,再向政府申報。該條文列明,除了少量當地獲豁免(例如住宅、飛機、船),其他當地,不論是否營商,都需由營運者負責消防安全。若違例,營運者需罰款乃至入獄。

自身是大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參閱該英國法例後,反主張政府應研究開設新品種車牌給新職業。「現在很多職業都無法分類,由於當年締結法例時,好難估計有新興職業。咱們現在有文娛場所牌,有食肆牌,是否要有band房牌,或更多新品種車牌?」他說,社會急速轉變,法令永遠追在年代背面,「如法令未能處理,是否應由方針局用方針解決問題?問責官員應有高瞻遠足的才幹,提出修例,或用行政手法輔佐。」

方針活化工廈惟無相應支撐

林鄭月娥任發展局長期間,為合作活化工廈的方針,特意向城規會請求修例,容許迷你倉運營而毋須再向城規會請求。楊批評,政府像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卻沒相應東西助社會應付隨之而來的問題,「不同年代的工廈消防設施都不同,政府是否可以用行政手法,例如要求契合一系列條件,才做迷你倉?日後若放寬工廈用處發牌(新品種車牌),是否可以為租客或業主供給支撐,像是根本的消防指引,或由消防處供給專業意見?」

巿民關注消防問題,工廈人同樣人心惶惶,憂慮日後運營更難,又付不起商廈租金,無處可去。不過,亦有人期望政府與消防處藉今次機會,厘清對工廈不同用處的規管,讓他們有規可循,才幹合法運營。楊嶽橋亦認為,開設新品種車牌,方便消防規管,也讓運營者有法可循:「發牌時,政府可以選取幾項客觀準則,列出根本的要求,例如不同人流密度要怎樣,佔用空間多少又要怎樣。這些可以用附件形式列出,方便更新,或授權消防處長彈性處理」。

土地用處概念要與時並進

要與時並進的,除了發牌準則,還有土地用處的概念。楊嶽橋說,香港最特別之處,是每幢大廈都有方單,規限空間用處,例如住宅、商業、工業等。「但隨著很多新職業呈現,政府是否願意重新界說『工業』乃至『土地用處』的概念?band房怎麼算是工業?泡泡足球算不算工業?像Hidden Agenda,當年青人創業做得好地地,卻被方單規限。」本港最大型的獨立音樂表演場所Hidden Agenda近日再面臨結業危機,負責人無法應付商廈的高昂租金,但租用工廈單位,又因方單列明「不得進行工業或貨倉以外任何用處」被地政署追擊;想租工廈地鋪,卻只能做食堂,無法請求文娛牌及酒牌,合法運營。

工廈不只承載我城的消費願望,也是人們運營志業的當地,若政府有意推動文化、構思和藝術發展,除了最終僅批出124宗的活化工廈個案(截至本年二月底,總共215宗請求),還有誠意做些什麼?假如看不見的法令漏洞最終會變成灼眼噬人的熊熊烈火,咱們能否在火災產生前做些什麼?

大火來日深夜,政府開記者會。大半個修改室的記者都圍在電視前看直播。銀幕上,消防處長黎文軒咽哽:「我哋唔會做任何事去令搭檔犧牲。」下方的滾動字幕劃過:「殉職,遺下一名七歲兒子。」

香港人不需要英雄。咱們只願所有消防員每次出動,都能齊齊整整返局,回家與家人吃頓便飯,陪孩子到公園玩,平凡而美好。

張耀升、許志傑。這是九龍灣迷你倉四級火,兩位不幸殉職消防員的姓名。

載於2016年6月26日《明報》周日生活

*我們提供除了倉存服務之外,還有卡板存放服務,搬屋找地方?當然是找富途迷你倉,收費優惠,街坊價格,很多客戶慢慢地成為了我們的朋友。
*如需要安排叫車服務,代收卡板服務,長租、短租倉庫,找富途就對了。借喳車,借手推車,借包膠,找富途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