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另類住宅選擇恐將導致大量新派迷你倉成立

香港另類住宅選擇恐將消失將導致大量新派迷你倉成立


香港人為求爭取居住和工作空間,總是創意百出。當市場缺乏辦公室時,有人想到在舊式工廈開設工作室;當一屋難求時,也有人以同樣手法找地方住。然而,數年前發生的兩宗大火,卻令政府不得不正視工廈的違規住宅問題,此舉有可能打亂了不少人的計劃。然而住在工廈單位的租戶,很多時都會將所有物品存放在同一個單位內,造成危險,因而長沙灣迷你倉荔枝角迷你倉成為了很多在該區居住的工廈租戶的最佳選擇。


壓力在即

其中一份新聞稿提到,規劃署估算直到2015年,全港有約29%的工業空間,即大約8,700萬平方呎面積,被用作非工業用途;另有14%根本未能確認用途。而且數年前6月,九龍灣一個違規的工廈單位內發生火警,更導致消防員殉職;及後7月,長沙灣發生了一場大火,導致四人受傷。接二連三的火警個案令人關注工廈消防安全及規管問題。當局於是展開巡查,並要求違規的業主在14天內作出改善,否則政府有可能收回有關物業。

兩宗大火恰巧發生在違規的迷你倉內,促使執法機關致力打擊過量貯存危險品的違法行為。而在選舉前夕,當局亦趕緊處理違規建築個案,以防再有火警發生。而「不少人未經許可,住在工廈多年,有關當局甚少採取執法行動。」然而,一旦嚴厲執法,必然打壓這類住宅需求。但世邦魏理仕集團認為,加強執法會對新興服務業造成負面影響。

另「針對工廈內的違規使用,政府已表明加大執法力度,以保障公眾安全。這將是行動的首要工作,其後會加強規管舊式工廈的安全及使用問題。屆時,業主將會終止違規租約,以免物業被收回。」受影響的租客或需支付更高的租金,因此承受財政壓力。這亦削弱了物業的投資價值。筆者補充:「市場缺乏可負擔的商業空間,供應給新興服務行業,這是政府必須正視的問題。」所指的新興行業包括金融科技,政府視之為未來經濟發展的重要一環。


收費的差距

除了工廈,多年來商業空間也被默許作住宅用途,持商業牌照的小業主也心知自己有違例的一定機率,但卻心在幸運之心。雖說住商廈的危險程度較低,但業主也擔心新一輪的執法會逐步由工廈延伸至商廈。

對於有意(或曾經想過但最後放棄)住在工商廈劏房的租戶,要留意住宅及商廈所收取的設施費用有很大分別。例如固網家居電話線,電訊盈科每月收取約$118,但固網商業電話線服務,最低消費則要約$198。至於寬頻上網,視乎服務商及地點,住宅每月收取約$138,商用寬頻上網則收取約雙倍價錢。香港電燈向住宅收取的電價是首150度電,每度電收取約$91.8仙,超過1,500度電,每度電收取約$1.85;至於向工商廈收取的電價,是首500度電每度電收取約$150。

筆者曾有兩年時間住在中環一個商廈單位,但最後決定搬回正式的住宅區。並表示:「商廈租金的確比住它便宜,但卻要支付高昂電費。當時住在中環,地點非常高級,可是附近連一間7-11便利店或麥記也沒有。若過了辦公時間,更要走一段相當長的路才可買到日用品。」若是搬進傳統工業區,配套不足問題更加明顯,超級市場、健身場館、便利店、餐廳以至鐵路站都不在附近的話就會造成很不方便。此外,若毗鄰單位是印刷或裝修公司,白天便要承受噪音滋擾。

雖然政府的執法成效未見顯著,但筆者卻相信越來越多住客像Bernice一樣撤出工商廈單位,尤其近月市場多了出租單位供應。她表示:「 現在很多人清楚知道住在商業用單位屬違法行為,和數年前不一樣,這與政府加強執法有一定關係。」


「現階段評論執法成效,仍言之尚早。不少潛在買家及租客仍會觀望有能的政府會否因工商廈物業持有人不處理違規問題而發出命令收回其物業。」

工商廈住客若被發現違規而要求逐出,有機會涉及高昂費用而不被業主保障。「撤出商廈單位需要支付搬運成本及代理費;若是接揭物業,接揭供款人更要承擔很大風險。」因現時的最高罰款是$200,000。此外,住在工商廈環境,有可能受到有毒化學物品的威脅,或對兒童造成敏感。另一個問題是火警,萬一大廈發生火警,試想像一個連滅火筒裝備也沒有的居住地方有多大的潛在風險。
*我們提供除了倉存服務之外,還有卡板存放服務,搬屋找地方?當然是找富途迷你倉,收費優惠,街坊價格,很多客戶慢慢地成為了我們的朋友。
*如需要安排叫車服務,代收卡板服務,長租、短租倉庫,找富途就對了。借喳車,借手推車,借包膠,找富途就對了。